您目前的位置 : 首页 >> 桩复合地基检测 >> 正文

在中国,劳动人民只是廉价工具

日期:2020-11-13(原创文章,禁止转载)

在中国很多人有这么一个疑问:目前,我国贫困人口数量仅次于印度居世界第二位,但是我们却借了那么多的钱给西方发达国家,他们的福利比中国人好得多,比如希腊码头工人的月薪高达8000欧元,还有大量带薪假期,我们为什么还要借钱给他们?换言之,就是为什么同样是劳动,我们的年薪却抵不上人家的月薪。有人说,这就是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的区别,也有人说,这是因为人口密度问题,想想中国十几亿的人口,没有人被饿死,俨然是一种奇迹,而先前我们更是穷多了。不得不说,抱以如此阿Q精神之人,纯粹是一副奴才的嘴脸。

没错,比起先前,我们现在是没有人被饿死,改革开放30年,我们的生活也确实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,但为何我们的付出和获得却依旧不成正比呢,为何还有上亿的穷人?在中国穷人的标准是人均年收入低于1500元。而同样是穷人的标准,在美国四口之家的年均收入低于22050美元,便被列入穷人的范畴。而这样的穷人46%已经购买并拥有自己的房子,他们平均每家有一个门厅,三个睡房,一个半浴室,一个车库。73%的家庭拥有汽车,其中近三分之一的有两台以上。

而在中国,不仅劳动力是全世界最廉价的,就那些处在贫困线的人,更为确切的说是活在活命线上。他们每天的日常支出只够买六个馒头,或三根香蕉,或两个半大蒜,或一小捧软糖。即便是在邻国日本,处在贫困线上的人,一天的平均支出,却可以换五条秋刀鱼,或近五十个土豆,或一大块五花肉,或几大捆金针菇。为何同样是贫困线上的人,却有着如此天壤之别?这绝非是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的区别。答案只有一个,那就是在中国,对于统治者而言,人民,特别是劳动人民,不过是政治棋盘上的一粒棋子,是他们手中最廉价的劳动工具而已,人不是目的。更可悲的是,这粒棋子在落下棋盘的那一刻起,便没有选择的权利,唯有任劳任怨。

这让我想起了小学课本上,有一篇关于鸬鹚的文章。因为鸬鹚嘴长且前面有钩,又善于潜水,能在水里看清各种鱼虾,所以自古以来,就被渔民驯养帮助捕鱼。而鸬鹚的喉下有一个皮囊,能暂存捕到的鱼;渔民为了防止鸬鹚将捕到的鱼吞下,会先用皮草扎住鸬鹚的皮囊,不让鱼吞进胃里。等鸬鹚叼着鱼钻出水面的时候,渔民会眼疾手快,将鱼从鸬鹚的嘴里夺下,然后顺手拿出一条小鱼塞进鸬鹚嘴里,并解开扎住鸬鹚皮囊的皮草扣,权当是对鸬鹚的犒赏。

当时,读这篇文章的时候,老师说,这篇文章是对鸬鹚的一种赞美,因为它的勤劳,而人也应该向鸬鹚学习这种精神。而今看来,劳动人民何尝不是被驯养的鸬鹚。在世界的眼里,中国就是一个无比勤劳的民族,而我们也正是以此而自我标榜,美其名曰美德。但和鸬鹚是渔民用以捕鱼的工具一样,劳动人民何尝不是创造出生产价值的工具,抓到的是大鱼,最后吃到嘴里的却是小鱼;并以此而感恩戴德。在西方国家,同样是鸬鹚得到的却不仅仅是一条小鱼。

有资料表明:在发达国家,工资一般会占企业运营成本的50%,而这个比例在中国仅仅是10%。这种劳动力的廉价所意味着不仅仅是赤裸裸的剥削,更是造就了贫富差距,通货膨胀,货币贬值的祸首。社会财富的分配不均,让一般劳动,包括脑力和体力劳动者,一辈子的辛勤劳动,仍旧只能解决基本温饱问题。就如今天,有幼师“炫穷”,说自己的工资不如清洁工。这个问题,我们撇开职业歧视,就工资而言,无疑是社会制度下付出与回报不平均的体现。更不公平的是很多人不必付出辛苦的劳动却可以获得丰厚的报酬,甚至是巧夺豪取。

且不论个体与个体之间的不平等,就整个国家而言,劳动者在创造了巨大的生产价值之后,却没有享受到应有的待遇。都说取之于民,用之于民。但在中国,高税负,并没有带来高福利。根据财政部的数据,2007年政府在直接涉及老百姓的医疗卫生、社会保障和就业福利上的开支,总共约6000亿元,相当于财政总开支的15%,为全年GDP的2.4%,分到13亿人身上,人均461元(相当于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的3%)。而在没有国有经济的美国,2007年在同样三项上的开支约为15000亿美元,相当于联邦政府总开支的61%,为美国GDP的11.5%,分到3亿美国人身上,人均5000美元(相当于美国人均可支配收入的18%)。

而2010年,中国教育,医疗,社保,就业,住房五项保障总共支出为28634亿元,占GDP比例仅为7.2%。同年美国联邦财政在社会保障、教育和医疗等领域支出为2.386万亿美元,占当年GDP的16.4%。而日本,2010年仅社会退休金一项的支出,就达到了GDP的10%。如果说在欧洲国家面前中国勉强还可以说“低税收”的话,那么在美国和日本这两个“低福利”国家面前,中国就是完完全全的“高税收,低福利”。

如此,中国还借那么多钱给外国,抛开政治上的目的不说,但我想,更多的是源于劳动者始终只是以“生产工具”的形式存在着,对于生产工具而言,勤劳不仅仅是美德,更是得以换来鸬鹚嘴里的那条小鱼的唯一方式;而这种美德却成为了统治者可利用的政治筹码;而那些抱着“先前穷多了”的精神胜利聊以自慰者,无疑是那些“宁予外贼不予家奴”的奴才们的帮凶。

怎样预防癫痫病复发
太原能治癫痫的医院在哪里
在大连如何选择癫痫病医院

友情链接:

鹤发童颜网 | 红百合花 | 电梯制造 | 慌慌张张的反义词 | 阅读大师 | 淘宝酒店 | 同城交友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