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目前的位置 : 首页 >> 彩色漫画网 >> 正文

【军警杯★小说】油甘果

日期:2022-4-26(原创文章,禁止转载)

春兰在她的房里贴有两幅画,没有任何标题的两幅画。画里面都是外国人,一幅画里有两个男女正在海滩上玩乐,面对着面,深情的对望。另一幅是一对情人正在如痴如醉的狂吻。房子是当地农民的旧楼房,花一百三十元租的,春兰独自居住在这里。房里除了居家必备的一些用具外,没有其它摆设。房子后面不远原是大片的池塘和纵横交错的河涌,汽车运来沙土填平之后,几支建筑队正日夜干得热火朝天,一座座工厂拨地而起。

春兰在依丽之制衣厂打工,已有六七个年头了。每天早晨七点半踩十五分的单车到厂,打卡,进车间。如果迟到一分钟,这个月的工资会被扣掉五元,迟到两分扣掉十元,依此类推。厂里货源充足,不愁没有工开,且每天晚上都得加班到十点半钟才能下班,星期天除外(很少不用加班的)。一个月有一天假放,如果货赶得紧张,这一天的假会被挤掉。厂里实行的是按件计酬,做“习骨”,一件三分钱,如果做“马拉车”,一件有五分钱,熟手的话一天可做一千多件。这单价给的不算高,也不算低。春兰有一本硬皮簿,每天下了班回到房里,第一件事就是把这一天所做的货的品种和数量细细的记在硬皮簿上,到了月底,花一两个钟,把这一个月的全部数量计算一遍,便可知道自己这一个月得到多少工资。心里面先有了底,再对照厂里公布的工资数字,如果对不上(厂里计少了),她可以立刻向厂里申请要求重新复查。多数时候,春兰一天能挣五六十元,一般时候也能挣三四十元,这时候,她的脸上会禁不住的露出快乐的笑容来。虽然身子很疲累,但感到再没有比这样挣钱更好的了。老家的人一年喂大一头肥猪,也不过八九百元而已。春兰每月收到工资,除留下一部份给自己作生活花用外,其余都寄回去给了她的男人。

春兰的男人在几千里外的桂北老家。男人身强力壮,本分老实,没办法和她一起出来打工挣钱,他在家里照顾年老的家公家婆,还有他们那刚上小学一年级的儿子。再说还有他们屋后山坡那一片李果树,也得他在家护理,虽然李果每年的收入不是很多,但如果没人管理的话,果树很快就会被荒芜枯死。男人每年的五月和十月都要坐两天两夜的长途客车,来到这个繁华的沿海小镇看望她,来时还带来老家的一些土特产,如板栗、干菜、花生,还有她很喜欢吃的油甘果。这油甘果是野生的,家乡的山坡上遍野都是。不需人理,却年年结果挂满枝头,也没人喜欢吃它,很多人只是在茶余饭后,或者上山劳作时尝一两颗而已。咬一口,嚼一嚼,苦得让人直皱眉头,强忍着咽下喉咙,随即满口都是甜丝丝的,如饮蜜汁。油甘果的味道就是先苦后甜,让人回味无穷。春兰就是那么想吃它,感觉吃了它,会使她心情愉快,精神倍增。她特别想男人给她带来油甘果,每次都会给她带来一大包,她用清水洗净后,放入玻璃瓶里,再倒入盐水腌着,想吃时就用筷子夹一两颗起来。

男人当然是知道她喜欢吃油甘果的。

男人千里迢迢来看她,难道只是想给她带一些土特产么?她心里清楚,他是想和她做那件夫妻常做的事。久不见面了,一想那件事,会使人变得非常焦躁。男人是知道她有这方面的需要的,在老家时,不管白天干活有多累,一到晚上,就要和他滚在床上做上一两次。她还会想出很多新花样。书上说女人三十如狼,四十如虎,她正是这般年纪的女人了。她如今也累,越累越是想着那件事,有时烦躁得恨不得辞掉这份工,立刻飞回家去。而男人跑那么远的路来到这里,是让他自己得到安慰呢?还是专来安慰她?说不清。男人住上个把星期又要返回去,并带上她给一家人买的新衣裳,以及时新果品。男人在的这几天,她舍不得请一天假陪他玩,那是因为请一天得少攒几十元。男人去的这一天,她才请半天假,送他去车站,望着男人坐的大客车逐渐消逝在灰蒙蒙的大路的尽头,她的心也变得灰蒙蒙的,说不出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滋味。

每一天都是上一天的轮回,最火爆的“超女”以及“06世界杯”“扎卡维被炸死”,她几乎闻所未闻,没有电视,报纸也是看不到的。好不容易有了一天休假,就是和几个平常较好的工友去逛超市,痛快的逛上一整天,看到喜欢的东西就买上几件,如化妆品,时装,可口的食品。最开心的是工友来她房里玩乐,大家无拘无束笑闹,然后一块儿动手做一桌可口的菜,围在一起慢慢的品尝。这个时候,萦绕在她心头的寂寞会暂时消散而去。

春兰个子不是很高,中等身材,臀部翘翘的,走路时左扭右摆,性感十足。尤其是胸前高高的,一耸一耸的跳跃,惹得路上的男人三步一回头。厂里有的人说她漂亮,也有的人说她一般。

春兰租房当然是为了方便男人来时有个地方居住。以前没有房子,男人来时她就和他钻芭蕉林泡录像室,偷偷摸摸,做贼似的,一点儿也不尽兴。她舍得花这笔钱租房,而与她同厂的姐妹们很少有像她这样的。与她同厂的几乎是清一色的女性,相当一部份都是结了婚生过孩子,撇下男人和孩子独自出来打工的女人。这些女人只有到了春节才能回家一趟,与自己的男人和孩子相聚几天,又匆匆返回厂里上班了。平常时候是很难请一次假的,也不可能请得到假。年复一年,年年如此。青春与未来都将在车间里度过去。

不时的有一些男人来厂里看望他的女人,厂里没有专门的宿舍安排给他们住宿。这个时候,女人便显得得手足无措,不知如何是好。她并非不愿意自己男人来(其实心里开心得不得了),而是惭愧自己找不到合适的地方让男人和自己呆上一会儿。女人与春兰好,又知道春兰心里善良,好说话,于是便去求助于春兰,但说话时却打了个转弯:

“我老公来了,我想买点菜带他到你那里做一顿饭吃,行吗?”

春兰便满脸笑容的回答:“当然行,就带他去吧。”她当然知道他们是多么想吃这一顿饭的。

吃过了饭,春兰就说:“我出去有点事,你们久不见面了,好好的聊一聊吧。”于是走出去,关上门,又下了锁。其实她没有什么事。她到附近的商场闲逛,或找个人没完没了闲聊。大约过了一个钟,或者两个钟,她才走回去。开门后,看到女人和她的男人还是刚才那样相对坐着,但女人脸蛋上泛起的红潮一时还没有消退,以及她额头上微微的细汗,已说明她刚才作过了大的动作。她明知故问的对女人说:

“聊完了吗?”

女人低了低头,然后回答:“聊完了。”

她又问:“聊得开心吗?”

“开心。”

“还想再聊一次吗?”

女人突然满脸绯红起来,不再回答。男人却有些局促的笑了笑。

春兰也笑了笑,然后说:“时间还早,你们再聊一聊吗。”说完又出去了,重新关上门下了锁,又找地方消磨去了。

从此之后,一发而不可收。与春兰较好和不较好的女人一旦男人来了,便来求助她,她都是一视同仁,有求必应。她不要求人家怎么来感谢自己,只是心安理得的与人家同吃一顿饭(当然是人家买来的饭菜)。渐渐的就有人议论,说得好听的,说她那儿是公共“鸳鸯房”,说不好听的,说她那儿是“鸡窝”。她充耳不闻,乐此不疲。

她说:“我为有需要的人提供方便,这有什么不对?”

她觉得这样还不尽意。

一支建筑队就在春兰房子后面附近驻扎。建筑队大都是一些上了年纪的男人,一天到晚在太阳下作业,一个个晒得像非洲黑人似的。每当傍晚时分,这些男人常常来到附近的一家士多店,买几瓶啤酒,围坐在店主安放在门前的矮桌旁,一边大口喝着冰冻啤酒一边谈论女人一边大笑。这些男人对生活要求不高,有吃有喝就是天大的幸福。

春兰也常去士多店买东西,如纸巾,牙膏,油盐等等。一来二去,就与这些说着外地口音的男人相熟了,听他们每次都在谈论女人,就对他们说,光说女人过不了瘾,不如打个电话叫你们的女人来住几天,怕没地方和她住一起?那我就把我的房子临时借你们用一用。但这些男人还是没有一个叫自己的女人来的,他们都怕花钱多,来来回回的路费得要上千块钱啊!得熬住就熬住,熬不住再想想别的办法。

建筑队的工头是一个三十左右的青年人,姓黄,原是以前老工头的儿子,因为老工头有病回老家去了。建筑队的人都管年轻的工头叫阿三,也许他在家族中排行第三吧。据说阿三读过不少书,中专毕业后,到福州一家大型电子厂做车间主管,还在那里成了家。现在他过来接手老爸组建的这支建筑队,他的女人还留在福州,她不愿辞掉她那份做秘书的工作。

春兰出来打工已有六七个年头了,见过和认识的男人不算少,但都没有一个能让她怦然心动的。不知为什么,她一见到阿三就喜欢上了他,而且这种喜欢是毫不遮掩的。阿三性格文静,言语又温和,不像其他那些做工头的,对待手下的人动口就是大呼小叫,粗声大气。阿三和建筑队的人相处得非常好,每一个人都能与他平起平坐,有说有笑,他还和他们吃同一锅饭,睡同一个工棚。也喜欢和他们在晚上时候坐在士多店门前喝冰冻啤酒,谈论女人。阿三读书多,见识又广,谈论起女人来头头是道,戴安娜,莱温斯基,许多很平常的话从他的嘴里吐出来便变得妙趣横生。春兰有时候也挨着阿三坐着,似乎也听得津津有味,还不时抓起啤酒瓶为阿三倒上一杯泡沫丰富的啤酒。

有一天,春兰对阿三说:“想吃油甘果吗?”

阿三说:“想吃,”

春兰说:“想吃就到我那里去。”

春兰带着阿三回到房,用筷子从玻璃瓶里夹了一颗油甘果,放进阿三的嘴里。阿三嚼了嚼,立刻皱紧了眉头,嘴里叫道:“啊呀!这么苦?”春兰立刻用杯子灌了一口水进他嘴里,他随即又叫道:“哇!这么甜?”春兰说:“快把门关上。”阿三转身去关门,再回过身来时,看到春兰已经脱掉了上衣,裸露着光洁圆润的身子。阿三怔在那里,春兰叫道:“阿三……”阿三立即扑了上去,双手紧紧抱住春兰……

春兰问:“喜欢吗?”

“喜欢。”

阿三离开时,春兰说:“想吃油甘果,你就来。”

“好”

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,春兰与阿三的事快就传到她厂里去了,每当她走进车间,就有一些女人朝她背后指指截截。平常与她较好的女人就来对她说:“你跟他好,他到底给你什么好处?”

春兰说:“我喜欢他,因为我是女人,他是男人,没想到要得到他什么好处,他快乐我也快乐,谁爱说什么就让他去说吧,我才不想理他们。”

春兰果然变得比以往快乐多了,以往她从来是不会哼歌的,如今她每天一路哼着歌到厂里去,又一路哼着歌回到出租房。她感到她重新做回了女人。

日子在不知不觉中流过去。

忽然有一天晚上阿三不来了。春兰顿然醒悟似的,她急步往房后面走,远远望去,眼前是一幢幢闪着灯火高大漂亮的楼房,楼房里面传出叮叮当当安装机器的声音。近在咫尺,楼房已经建起来了她还毫不知觉。阿三带着他的建筑队走了,他为什么不告而别呢?她突然记起,她的油甘果已经吃完了。

春兰想起了她的男人,因为只有她的男人才会给她带来油甘果。她最喜欢吃的油甘果。

黑龙江治疗癫痫专业医院好吗
诱发癫痫发作的因素
引起癫痫病发病原因在哪里

友情链接:

鹤发童颜网 | 红百合花 | 电梯制造 | 慌慌张张的反义词 | 阅读大师 | 淘宝酒店 | 同城交友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