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目前的位置 : 首页 >> 真王精灵 >> 正文

【江南征文】蛇殇(小说)

日期:2022-4-24(原创文章,禁止转载)

尼罗河悄悄 漫过纸莎草

蜿蜒像一袭不带感情的纱袍

而你穿上后转身为我舞蹈

为寂寥的大地舞一场惊叹号

黄昏燃烧 金字塔上的云角

人面狮身的下影子 在预兆

石阶上焚着油膏

在我国度里堆积了

几个世纪的尘嚣在羊皮卷角

古老的明了谁都逃不掉

天平上的烦恼

你微微的笑赤足又扭腰

朝着命运凿出一道 美艳的符号

来找我 找不到我 你那迷路的眼眸

跟着我 被我诱惑 众神都已着了魔

说爱我 爱不爱我 你那王者的沉默

看着我 被我诱惑 你的灵魂属于我

----黄俊郎《蛇舞》

一人妖殊途

曾经,我无忧无虑的生活在一个悬崖下面的山洞里,春天的时候,洞口会开出许多各色的小花,绿色的小草像一张大大的软毯子,我会在上面尽情的舞蹈,舒展我美丽的腰肢,伴着美丽的花朵,我就是一个花仙子,没有人知道我是谁,连每天在树上为我伴歌的小鸟也不知道,不知道我从哪里来。我,是一个舞者,舞了一千年的舞者,我不是一个人,而是一个会跳舞的妖,一个修行了一千年也舞了一千年的蛇妖,而且是有两个头的蛇妖,跳舞对我说来说,就是我的生命,我每天会变成一个曼妙的女子,头戴白色面纱,轻盈的起舞,眼神魅惑,极尽妖娆,偶尔我的容貌还会变幻成另一张美丽的脸,那是我的另一个头的容颜,但是我不会吓坏我的伙伴,树上的小鸟和猴子,我戴着白色的面纱,以免它们被我美丽的容颜吓到,或者不能接受我的变化,它们每天都会定时的来到我的周围来看我的舞蹈。我更不会伤害它们,它们是我忠实的观众。我想我的生活会这样平淡的过下去,不会有波澜,更不会有爱情,只这样一天天的舞下去,让自己每天都陶醉在自己的蛇舞中,不能自拔。可是那一天,一切都有了变化.....

那一天,我刚跳完舞,美丽的紫衣已经被汗湿,每天我都会在跳完舞后去离山洞不远的小溪里洗澡,那条小溪里的水,清凉又干净,是从山洞对面的瀑布上流下来的,我把自己完全放松在清凉的水中,闭上眼睛,我幻想着自己真的变成一个凡世间的普通女子,每天在闲暇的时候为自己的爱人跳一支他喜欢的舞蹈,然后疲惫的把头靠在他的膝头休憩…….,忽然有股人类的味道冲入我的鼻子,而且还夹杂着很重的血腥味,我赶紧把衣服穿上,简单擦拭一下如瀑般的秀发,偱着味道我在不远处的乱石旁看到一个身穿白衣的少年,眼睛紧紧的闭着,衣服被刮出了好多口子,手上、脸上都有好多的血迹,人已经昏迷。“怎么办,我要救这个人类吗,毕竟人妖殊途,而且我还是这样一个不讨人喜欢的双头蛇妖。就因为我的怪模样,父母才在我生下来后把我丢弃在了这个与世隔绝的山洞里,想让我在这里自生自灭。谁能想到多少年后,我不仅活着,而且活得这么长久并且修行深厚。”我在心中激烈的做着斗争,可转念一想,毕竟这是一条人命,只要我自己小心些不被他发现我的真实身份就好了。我决定救他。

我俯下身在他的鼻息边,他的鼻息虽然微弱,但是我相信凭我的法力,把他救活也就是个时间问题,于是我把他弄进我的山洞里,把他安置在我的床上。然后我把我手里余下的仅有的五粒“幻化丹”送入他口中一粒,那是我费尽辛苦在悬崖边采集的几种稀世草药熬制而成的,我一个月才舍得吃一粒,以增强我体内的真气,得以保持在我舞蹈或大多数的时候不会变回蛇形,相信能救这个少年的命。然后我打来清水,为他把伤口清洗了一下。看样子他应该是从悬崖上摔下来的,可能是中间有树木之类的挡了一下,所以他的骨头没有大碍,只是身上有好多划痕,这些小伤既使我不去给他治疗,过一段时间也会好的。清洗后,我发现这个少年竟然长得出奇的英俊,浓浓的黑眉紧锁,挺直的鼻梁,薄薄的嘴唇,虽然眼睛紧闭,却掩不住他身上那与生倶来的风华,我不禁为之心动,这么多年我太过寂寞,我每一天都在孤独的舞蹈,没有一个人来欣赏,只有那些小动物把我陪伴,我多想有一个爱人懂我,知我,欣赏我的舞姿,如果有那样一个人,我会把我的全付身心都交付于他,与他厮守一生。

一声轻轻的呻吟打破我的沉思,只见那少年艰难的慢慢张开眼睛,一瞬间我忽然觉得我的小小山洞里似有星辰闪烁,他黑眸晶亮,如一潭清澈的池水,一下子就搅乱了我的心神,我为自己的失态在心里鄙视了自己一回,我是修行千年的蛇妖,怎可在他面前有这样的小女儿态,真为自己感到羞愧。

“这位姑娘,请问这是哪里,我怎么会在这里?”少年嗓子微哑,吃力的向我询问。眼中有瞬间光华笼罩,想来他也被我的绝色容颜所吓到。

“公子,不知你为何会落下悬崖,是我在悬崖下发现了你,把你救起。”我点头回答他,面色微红。

“不知公子姓名,怎会突然坠下山崖?”带着万分的好奇,我接着追问,我太想知晓他的身份。

“咳、咳、,”他刚醒过来,身体还虚弱的很,可能体内还有内伤,所以不住的咳嗽起来。

我面色又现潮红,“公子,你刚刚醒过来,不要多说话了,你在这休息,我去给你弄些吃的来。”

“咳、咳,这样劳烦姑娘,真是不好意思,在下姓张名放,敢问姑娘芳名”少年黑眸流转,已比刚醒时多了许多生气,令人不敢与其直视。

“公子,太客气了,叫我紫衣就行了,公子暂且休息我去弄些吃的,马上就回来。”我低首回答,然后仓皇的逃出山洞。

想来好笑,我堂堂一个蛇妖,有着千年的修行,竟在一个十几岁的少年面前变得失了常态,难道这世间真的有人们说的一见钟情,我真的是对他一见倾心了吗?

张放在我的山洞里调养了一月有余,在我的悉心照料下,他的身体渐渐康复,我还是会在清晨穿上我的紫衣,蒙上白色的面纱,去洞口的草地上起舞,这时已不用小鸟为我伴奏,张放便会拿起他的横笛为我吹奏,我歌声清脆,紫袖翻飞,时而若风中弱柳,时而如空中飞燕,纤纤柳腰不盈一握,此时我的蛇舞只舞给他一人。我用法力又为他织就了一袭白衣。晨曦照在我游蛇般的腰身与紫衣上,我载歌载舞,伴着他一袭白衣,清逸俊朗,好一幅神仙眷侣的美图,我自己已沉醉其中,久久不能自拔。

一曲舞毕,我已汗湿紫衣,我还是会到不远处的小溪边去洗澡,但张放在的时候会有很多不便之处,我虽有意于他,,但是我也有我的自尊,我虽是蛇妖,却不能一意的把他留在身边,人妖殊途,况且我的法力不足以让我时时都幻化为人形,虽然我又偷偷的吃了粒“幻化丹”增强我的真气,可是有几次我还是差一点让他撞到我变回蛇形的怪模样,那一直是我觉得万分耻辱的形象,我历经千辛万苦的修行,怎么能让我心爱的人看到我的原形。所以我不会以我现在的美丽容颜和身体诱惑于他,那是我万分不愿的。每次要洗澡之前我都会委婉的告诉张放让他去洞里等我,我很快就回来。这样我便会像以前那样,在清凉的水中洗去我跳舞后的疲乏。我闭上眼睛享受着溪水的清凉,眼前又出现那多次在梦中的景象,我躺在爱人的膝头休憩……此时爱人的眉目竟如此清晰,浓黑的眉、黑亮的眸子深邃魅惑、挺直的鼻、薄薄的唇,那翩翩少年,不是张放还能是谁?

每一天的朝夕相处,张放已告诉我他坠崖的始末,原来他是汉元帝的子民,宣帝时大司马张安世的曾孙,父亲张临,母亲是敬武公主,他从小聪敏超群,并且琴棋书画、骑马舞剑样样精通。又加之长相俊美,便和太子刘骜走得特别近,太子本是个多情之人,便对张放产生情愫,此事传入当朝皇后王政君耳中,谁想让自己的儿子不喜好女色,而偏偏喜欢一个男童,所以皇后便使王戚中人对张放予以迫害,所以才会有他坠崖被我救起的一幕,张放虽然心知是皇后派人所为,但是无凭无据,即使他伤好痊愈后,也无法与人说起此事,有谁会相信呢,再说相信了又会怎么样,张放对我说起些事时,眼中光华收敛,愁思尽显。

时间过得真快,张放的身体一天天的康复,脸色也变得红润起来,人显得更加的俊逸不凡,这一个多月相处下来,虽然彼此不说破,但我们对彼此的心意已然明了,我和他每一天在一起,跳舞、吟诗,谈天说地,每时每刻都过得那样充实、快乐,我对自己说:“紫衣,要永远记住这些美好时光。”这千年的修行之苦只有我自己才能体会,这些美好时光对我来说太过来之不易,所以我要加倍的珍惜。

张放终于要走了,他一袭白衣,还是那么潇洒飘逸,眼眸深遂,幽深得象要把我吞噬,我真想跟随那目光一路的走下去,永不回头,把一生交付给他掌握……可是…..

他目光灼热的对我说:“紫衣,谢谢你这段时间对我的照料,你真的是我见过的最美丽最善良的女子,不知此生能否有幸时时看到你惊鸿的舞蹈?可否愿意和我一同走出这山间?”他说着执起我的纤纤素指。

我怎不知他对我的心思,我心中虽喜,但是我怎么可以给他希望,以我现在的身份,我只能把他从我身边推离,哪怕我心中有千万般的不舍不愿。我不着痕迹的抽回手指。

“公子说笑了,紫衣虽美,也不过一介山野村妇,怎可与公子平日共处的闺阁小姐相比,公子这样说真的是折煞紫衣了。”我故做轻松道。

“紫衣是嫌我现在未取功名,无所作为吗?” 张放听后神情黯然,眼中有苦涩闪过。

“公子怎会这样想,凭公子的才学,家世,以后定是要封候进爵的,紫衣只是觉得,以现在的处境真的不宜与公子同往归家,那样公子也无法与家人交代。”之前我已向他说明我是被父母遗弃于此,一个被弃孤女怎可相配。

“如果有缘我会与公子再次相逢,到时重续前缘,公子觉得如何?”我面上浅笑淡然,心中却万千苦涩。

我摘下随身的紫色蛇形玉佩,双手递与张放“公子若真心于我,那么他日莫要忘了紫衣,若有缘紫衣愿与公子共缔百年之好,紫衣只愿得公子一人之心,白首不相分离”

“如是这样,我也不强求紫衣了,你在这里记得要时时小心,保重身体,希望我们有再次重逢的一日,我在此立下誓言,我张放此生真爱之心只许紫衣一人,他日我定守今日之承诺,与紫衣一世相守!”一月相处,我已知他心地极是善良,对我并未有疑。张放一步三回头的遁着我之前给他指引过的路渐行渐远,一会便走出我的视线。

我的泪终于倾泻而下,这是我生为蛇妖千年中的第一次哭泣,我哭得泪流满面,哭得肝肠寸断,我虽千年修行,又如何,我不能保证自己时时都幻变成人形,我不能与我心爱之人相知相守,连时时看到他的幸福都不可能,只能眼睁睁看着他走出我的世界。为什么我修行千年,也只是一介小小妖精,无法寻找我要的幸福和我要的生活。我立下誓言:我要做人,不管历尽多少艰辛困苦,我都要转世为人,去了却我这段尘缘。

张放走后的第二天我便从我住了千年的山洞里彻底的走了出来,为了圆我的一个尘世的梦,我准备去求观世音菩萨,我知道我是一个小小的双头蛇妖,也许她老人家并不会理我,但是我一定要去试试,用我的诚心打动她,我走了七七四十九天,翻山越岭,风餐露宿,路上遇到了很多的艰险,不管遇到多大的艰险,我都尽量不用我修得的那小小的法术,那只能解决一时的问题,却打动不了菩萨的心,都说她是普渡众生的神仙,希望她能成全我的一片苦心。最后我终于到了南海天府,见到了观世音菩萨。我一刻都不想休息,我要把我的全部请求一股脑的都说出来,我没有时间可以等,我怕张放有一天把我忘记,在他没有忘记我之前,我必须了却我的心愿。

“你执念太重,你还没有到这,我就感到了你强大的气场,所以有什么话,你全说给我听吧!看看我能否了却你的心愿。”观音菩萨好象感受到我强烈的诉求,首先开口道。

“我想转世为人,不管能活多久,只要让我记得今世我所爱的人的模样,而且不要离他太远,还有就是我还要这幅绝色容颜,还能让我拥有一身舞技,我就心满意足了。”我语速飞快,望着观音急切地说。

“唉,如此执念,我若不依你的痴愿,怕也有违天命,只是你入得尘世,将会结下孽缘,而且还会历尽磨难,你能否承受”观音一脸无奈。

“我能承受,受怎样的苦都可以,只要让我转世为人。”我一脸虔诚。

“看你如此诚心,我虽可依你,但有几句忠言你必须要听,而且要依此行事,不可妄为。你执念已深,我虽可给你投胎机会,让你如愿成为一个凡间女子,你提的条件我也可应允,但是你万万记得,一切姻缘际会,必是天意,你不可因为太过执迷情爱,因爱生恨,做出有违天意之事。千万记得,不管遇到什么事,都不可逆天而行,否则你将种下祸事,并且不得善终,永世不得超生。此忠言你要牢记心间,你能否做到。”观音低首教导道。

“紫衣谨记心中,将时刻不忘,请菩萨放心”我信誓旦旦。

“如此便去吧”观音说完,无奈的闭上眼睛,向我挥了挥手。

二 转世轮回

成人癫痫疾病的危害
癫痫病的症状有哪几种
癫痫治疗方法哪种效果好

友情链接:

鹤发童颜网 | 红百合花 | 电梯制造 | 慌慌张张的反义词 | 阅读大师 | 淘宝酒店 | 同城交友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