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目前的位置 : 首页 >> 韩国中秋节 >> 正文

手心里的真心

日期:2020-11-13(原创文章,禁止转载)

2012年的夏天

八月的天空很蓝,绿色柳条在风中摇晃,我静静看着空旷的校园,想着明年的自己会在那个地方过得很开心吗?心里对生活有太多不确定,很害怕再次遭受失去的心痛,常常会突兀的陷入一种惶恐,似乎还有更大的悲伤正等着我。现在走的路似乎是我活下去的唯一选择,也是重新开始,远离那个忧郁自己的唯一机会。努力吧,忘却一切的努力吧,悲伤快乐都不能阻止我去得到那个结果,过完2012我的生活一定会迎来阳光!

在教学楼的西面,有个自习室,那里是考研大军的大本营,但八月的教室还有些空荡,我选择了靠墙那排中间的位置,小欧在中间那排的中心点坐了下来。我们是研友,在以后的四个月里,我们要一起起床,一起去吃饭,一起去自习室,在路灯亮的得很寂寞时我们再一起回来。她是我曾经的大学室友,皮肤白白,眼睛大大,很爱笑,也很聪明,但大学四年我并未与她如此形影不离过,我们之间还隔着一层陌生感。每天早晨六点多起床,吃点馒头,沾着豆瓣酱,鸡蛋,就去了自习室,成为名校研究生是我们每天起床的动力,也是我们坚持不懈努力着的心理支撑。但我心里对自己还是有太多的不相信,我怕自己的努力换不来理想的结果,怕自己现在选择的路是错误的,但除了这么多的担心和害怕,我更缺乏一种说放弃就放弃的勇气。从小到大也许就是因为缺少这种豪迈的气魄,才让我一路坚持着,跌跌撞撞的走到了今天。

九月正式开学后,自习室里的人渐渐多了起来,有天我突然抬头时,看见最后一排坐着一个男孩,有点害羞的表情,但还是带着一身的帅气。他刚刚是再盯着我看吗,为什么我一抬头看到的是他红着脸。从此以后,他的样子就留在了我的心里,每当我走进自习室,我眼睛里总有一束光芒会向他那边飘去,他的存在,让我觉得生命在这里的驻足是值得的。渐渐的我知道了他的名字,但我们并未说过一句话,直到有一天他向我走来和我说了第一句话。我知道自己喜欢他,但却未想过他是否会喜欢我,他很努力的看书,我很努力的克制着自己,不想让他察觉我对他的喜欢,我知道在这个自习室早来晚归的同学,都押上了一切要考上研,我不想让他受到我情绪的干扰,也不想让自己就此输掉自己的考研梦想。加油,我们一起加油!

2012年的冬天

十二月即将收尾,着是个充满欢乐的时刻,大一、大二时,每到平安夜宿舍里会互相传递苹果,大家心里都暖暖的。今年的平安夜,却是沉默的,身边的人依然埋头在书堆里,没有一些过节的心情。走在回宿舍的路上,看着投射着微黄灯光的路面,我想起在某年的冬天,有个男生送给我一个苹果。他虽不是我喜欢的人,但是现在唯一还会和我偶尔联系的朋友。毕业的分别,离散而去的不仅是曾经在一起的人,还有曾经很贴近的心。一毕业,似乎大家都销声匿迹了,我常常觉得自己很孤单,没有朋友的问候,也不再有曾经那种充满嬉戏的生活。

冬天是个感冒的季节,自习室里会时不时的响起咳嗽声,我不咳嗽但却头痛欲裂,在考研冲刺的关键时刻,大家都坚持着,不愿因此时的松懈而让曾经的努力付之东流。我也坚持着,但真的很不舒服,当听到同桌的女生让他来帮我看看病时,我紧张极了,我想用微笑告诉他我没事,不用帮我看了,但他还是带着一脸医生的严肃用手背贴了贴我的额头。那是种什么感觉呢?不是开心,顿时觉得自己心里压力大了很多,因为我在情感上又更依赖他了几分。在他将手拿下来的瞬间,我看到的还是当初第一眼看到他时,一脸的羞涩。我喜欢他,很喜欢他,想要一辈子都呆在他身边。

2012年的12月过去了,自习室的人开始陆续离开,因为,大家要开赴真正的战场,考研,不同的地方,不同的考点,他也要离开了。我舍不得,每天都希望能多看到他一会儿,但是在他离开的那个夜晚,我没有看到他,心里有些懒懒的,大考在即也不能让我振奋起来。想他,也许这次离别之后再也不会相见。第二天,当我在火车站看到阿萌同学时,她说她在等他,他们一趟车,我心里有点酸,为什么他们可以一起,也有点期盼,他快点来,我想再看看他,可他终究没来。当我跟随着队伍进入检票口时,阿萌对我挥手微笑,但我却怎么也笑不起来,很想哭。我是个胆小鬼,总是让自己远离人群,静静的生活着,所以,没有太多的朋友,在三个月的时间里也没能和他真正的熟悉起来,只能看着他和阿萌嘻嘻笑笑,心理发酸。不勇敢的人,不会得到幸福,连一次开心的滋味也尝不到,只能默默神伤。

2013年的春天

初试结束了,过年的日子,依旧没有太多开心。考得怎么样,我不想这么快给自己判死刑,依然抱着希望。当结果出来时,我感觉自己在复试线上徘徊着,但还是决意刚过了初八就回到了曾经的自习室,但除了熟悉的小欧,他没来。他考的好吗?还会再来这里吗?我期待着,就像再期盼上天赐我一个美梦,每天都在祈祷着。就那么突然的,大概早上九点多,他穿着深绿色的外套走了进来,他来了,带着潇洒,他考得不错。我很高兴,能再次见到他我就很高兴。这次他坐在了我的对面,我和他之间的距离只是一张桌子的宽度,心里全是兴奋,完全忘记了自己的分数很悬的事情。我们没有聊天,能再看见他的高兴已让我很满足了。他报考的院校离我很远很远,当为了复试我们再次离别时,我心里抱着一种绝望的心情,悄悄的看着对面的他,心里觉得好遗憾,一次次错过之后,最终还是错过。我走了,希望他一切顺利。加油!

2013年的夏天

一起努力过的小伙伴都被录取了,这是个皆大欢喜的结局。收到通知书的那刻,更激动的是爸爸妈妈,我反而觉得要开始一段更加艰难的旅程了,因为要和导师一对一的相处,我有点担心我的性格是否能适应的来。开学后,虽然研究生已经都是一群大人了,但大家还是如同刚入大学时那样激动,一起吃饭,聊天,日子过的很闲很快乐。

有一天,我看到了他的说说公布了他的电话号码,犹豫了很多天,我鼓起勇气给他打了电话,但我们彼此只是互相邀大家过来玩,其它的再也没什么了。有点伤心的是,当他接起电话时,问我是谁。

还是喜欢他,尽管离他很远,但我不想就这样忽视自己心中的感情。他发的说说我会默默的点赞,因为他的说说总有很多人评论,他朋友很多,女性朋友也很多。我心理的自卑感越聚越浓,我知道自己不够漂亮,也不够开朗,但只要触动到心底对他的那种喜欢,我就有决心变得更优秀,让自己成为一个全能的人,全然将日日夜夜都会浮起的自卑感忘得一干二净,浑身都充满着战斗力,觉得自己的生活会越过越好。

读研的第一个学期,我默默的接受着自己曾经不想接近的东西—虚伪。大学时,我常常是将喜欢与不喜欢表达的很明确,不会伪装,但现在却发现,如果你不变的世故些,你的生活是无法继续下去的。当发现别人对我的关心只是说说而已时,我陷入了迷茫,我不愿去责备拿虚伪的感情,让别人为自己服务的人,我想自己可以热心一点的,但很生气为什么有话不能直说,非要拐弯抹角的寻求别人的帮助呢?这一学期,我的改变就是,安静的承受着别人的伪装给我带来的压迫感,但我不会让自己学习他们的那副模样。

生活就是这样,略带阻力,但能让我学会成长的过着.......

2014年的春天

这个春天,我和他断了很久的联系,又多了起来。说多,也就不过三次,一次是他让我帮他修改一段文字,第二次是他让我给他看看他的论文中的病句,第三次,是他关心我这边水污染的事情。不管是干什么,接到他的电话我很高兴。

我不知道他的过去,也不知道他有没有对象,但在一次我主动的微信聊天中,我暗示了对他的喜欢,但他说距离太远,不太可能,很坚决,于是我最终也选择了放弃。我大胆的告诉身边舍友,我再也不要在宿舍里提起他的名字。时间就这样过着,五月、六月........

2014年的夏天

七月初他打电话问我放假回家是否会路过他的城市,我说回家会晚些,到他那时,他是最忙的时候。于是,我们相约七月中旬相见,然后一起去旅游。我很兴奋,这是他的回心转意吗?好期待和他相见。

下午离近四点的时候,我在出站口见到了他。还是那副样子,我开心的叫着他的名字,但却感到他站在我身边时,带着一种冷冷的感觉。也许他太累了,坐了很长时间的车,他来了就好,其它一切都不重要。在公交车上,我们第一次有这么多对话,但对话的氛围似乎并不融洽,好紧张,我要活泼些,不能让他觉得不自在。

帮他安排好旅店,在旅店里他突然对我脸颊的一吻,让我有些不知所措,刚才在路上的冷漠难道都是装的吗?我低头笑着,问他什么意思,但他什么也没说,他的手开始在我身上游移,我很害怕也有点尴尬,我们真的还不熟悉,就要开始这样吗?我拒绝着,但是他坚决着,他的坚决让我觉得自己的尊严遭到了侮辱,他完全不顾我的意愿,我哭了出来。他最终放弃了,把我送回了学校,我挽着他的手说,我们细水长流,今后不要这样好不好,他没有说话。

回到宿舍,我哭了很久。我不知道我们之间的见面会是这样的,我能感觉到他不喜欢我,但难过的是我还是很喜欢他。

第二天,我们见面时,他还是那副模样,我手足无措,也许男人都是这样的,我劝着自己,但是心里充满了抵触。他说他不相信爱情,我们不可能有未来,让我说服他,但我除了哭泣,只是重复着一句我觉得我们很合适。他沉默着,我不知道他用什么样的眼神看着我,但那时我的心里完全崩溃了。我知道自己是个有着忧郁倾向的人,我常常压抑着自己内心的不开心,我不想让我的负面情绪影响到身边的人,也很害怕别人用看精神病的眼光看着我,我也不愿就这样将自己沉溺在悲伤中。我常常在自己的情感中挣扎着,但越是接触到真正的生活就越是觉得心里的悲伤又多了一层。很多时候,想到他的低头微笑,我就会觉得世界上还是有美好的,只要自己坚持着自己的信念,一定能找到一片纯净明朗的世界。但我只能说,我真是过得太天真了!

我以为我的顺从,能多换一点他对我的关心,但他除了冷漠还是冷漠。我曾问他,他回去后还会给我打电话吗,他说他不会。果真他回去后一个电话也没给我打过,心真的碎了,但我还是没出息的替他找着借口,我想他一定是被上段感情伤的太深了,所以才不会轻易向女生的爱妥协。当我在QQ上说想他时,他只回复了一个“唉”。我们之间的故事就这样结束了。

在2014年的7月,我的心里装满了伤,但我却没有勇气责怪那个给我伤痛的人,我还是喜欢他,只是有点经受不起“喜欢”二字带给我的伤心。我不想让自己再次在失恋中成为重度忧郁者,除了放弃他,别无他择,但我不会放弃自己的真心,我依然期待着有个能带我走出阴郁的人出现。谁都没有错,错就错在有人害怕付出真心,有人偏要用真心去感受生活。明天的生活会是什么样的?

廊坊是不是能治疗癫痫病
癫痫病是具有遗传因素的吗
四川医院治疗癫痫那家好

友情链接:

鹤发童颜网 | 红百合花 | 电梯制造 | 慌慌张张的反义词 | 阅读大师 | 淘宝酒店 | 同城交友群